理论文献

古都寻觅“新青年”

发布时间:2016-05-19 发布人:管理员 浏览次数:338次

1917年,一位38岁的“新青年”携带一本由他创办的杂志《新青年》,意气风发从上海来到北京,受蔡元培之邀担任北京大学文科学长(相当于今日文学院院长),他的名字叫陈独秀。

陈独秀(1879-1942),字仲甫,安徽安庆人,新文化运动倡导者之一,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他首倡民主与科学,作为编辑家、政论家曾办报刊数十种,20多岁创办《安徽俗话报》,宣传反帝爱国,启迪民智。著有《独秀文存》。

从1917年至1920年,陈独秀生活、工作在北京仅仅3年有余,却让这座3000年城市、800年古都感受思想的强震,奋然迈向一个伟大新生。我们此番行走的落脚点与“行吟”的笔墨,都只限于他居京的日子。

在一个人的一生中,三年可以做什么?三年可以产生怎样的影响?三年可以成就什么样的风景与怀念?且看“新青年”来作答。当一个生命的福祸与一个民族、国家的兴衰产生密切关联时,我们便可称其为伟人。

直到晚年都自命“新青年”的陈独秀,携新思想的电闪雷鸣,掀新文化的狂飙飓风,擎民主与科学的旌旗奋进,反抗一切形式的腐朽、没落的封建专制制度,用他在京的1000多个日子,点化了5000多年华夏历史。

记得上学时,就常常听到“陈独秀”这个名字,但是老师和课本都宣布他为反面人物。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弄不清陈独秀到底是何许人也。许多人见到他的照片也认不出是谁,我们不熟悉他的相貌和内心。

在那样特定的一个时期,历史,仿佛就是供后人随意涂抹的黑板,用粉笔写上什么便是什么。今天,我们才深刻地懂得,历史,是不会犯错的(只有人会犯错),因为有时间这道不留情面的闸门做最终的筛选和评判。

当一个人的血肉之躯归于尘土之后,他的人格、他的作为、他的精神和他的思想仍然经得起后世的严格检验,仍然对现实社会和生活具有启迪作用,并值得后人永久记忆与怀念,我们便可以称其为不朽。陈独秀正是这样的人。

无名的箭杆胡同,寂寞的陈独秀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