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我想说

追寻心中的月亮

发布时间:2018-01-24 发布人:王奇峰 浏览次数:137次

          “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别人的人生是不停叠加各种身份一直在做加法,斯特里克兰却在做减法。他褪去一个又一个身份:为追求理想抛家弃子,放弃金钱地位跑到巴黎求学作画,生活穷苦潦倒,最终客死他乡……斯特里克兰寻找到的不仅 是自己,而是一个新的灵魂。这样的想法正是作者毛姆对精神生活的要求,是个精神至上的理想主义者。

      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的标题是什么意思?标题决定主题,所以有必要讨论一下。在译者苏福忠的前言里,称“月亮”指艺术,“六便士”指世俗价值观。还有说法是,“六便士”是英国币种中最小的,与月亮都是圆形的,两相对比,一个象征着圣洁,一个象征着尘埃。

          毛姆是我一直推崇的作家。他的作品讽刺却不剑拔弩张,幽默却不失大雅之堂,语气中总有一种超然于小说和读者之外的英国式冷淡风度。我喜爱书中斯特里克兰追逐梦想与噩运,却心甘情愿深陷其中的姿态。理想可能是遥不可及的悬在空中的月亮,而世俗的名誉财富却像六便士一样,只要老老实实遵守社会规范努力工作,基本都能唾手可得。毛姆洞察出梦想的贬值,世俗的污浊,他不批判手握便士的人生赢家,但分外赞赏脚踩便士意欲奔赴蟾宫的追梦人。我们不必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批判一些选择,但要守住一颗赤子之心。

          当斯特里克兰抛弃家庭、工作不顾一切消失的时候,所有人对他是鄙夷。当大家知道他不是携小三私奔而是去流浪作画的时候,大家多了一丝嘲讽与可怜。当他睡了救助自己的朋友的妻子的时候,大家对他厌恶。当他画的垃圾变成名作的时候,那些嘲讽他的,看不起他的,可怜他的,厌恶他的人,却争相要买他的画,仿佛他做的一切都可以理解。真是优雅的讽刺。斯特里克兰德从没有变过,他也不在意世间的大多看法(也接受善意),则不曾为此而改变。对于他的态度,我更倾向于,把他当做是一种存在,就像文中说过,“责怪他缺乏这些情感就像责怪老虎凶残暴虐那样荒谬”。而斯特里克兰就是这样一种存在,他视一切妨碍他创作的东西为枷锁,拼命的抛弃与挣脱,全心全意的扑在自己的创作上。

          正如导读说的,“不随便评判别人的观点,也不等于没有自己的观点和立场。”文章的标题是《月亮与六便士》,月亮可以隐喻理想,六便士可以隐喻现实生活中的其他事。文中也称“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不过我却不喜欢用“理想”这个词。从文中的两个例子来看,斯特里克兰抛弃道德的枷锁追寻灵魂的声音作画,亚伯拉罕听从内心的声音放弃医院的高职去了亚历山大港当朴素的检疫员,更像是处于自己的一种需求,一种对“精神优于物质”的需求。正如作者说的,“难道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让你感到舒服的环境里,让你的内心得到安宁是糟践自己吗?难道成为年收入达到多少、娶得如花美眷就算是成功吗?”我想这取决于你如何看待生活的意义,取决于你认为你应该对社会做出什么贡献,应该对自己有什么要求。如果不忠于自己的内心,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开心。所以如果要生活得更好,得诚实面对自己内心的声音,诚实地努力对待自己的人生。”只不过人是社会关系的集合,很难听清自己的需求。所以一切还得从自己开始。方向错了,可能就得走不少弯路。

          倾听内心的声音,追寻自己的月亮。最后把文章的一句话分享给大家:“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也是个艺术家。我自己内心也有那种激励着他的欲望。但他表达那种欲望的方式是绘画,而我的则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