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文献

18集文献电视纪录片《忠诚》:第4集 红心永恒

发布时间:2016-05-19 发布人:管理员 浏览次数:354次

《忠诚》第4集 红心永恒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为了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实现了第二次合作,共赴国难。在动员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时,毛泽东严肃而又不乏幽默地说:红军的名称取消了,服装换掉了,但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性质丝毫没有改变。这好比北方的白皮红心萝卜。

白皮红心,使红军始终保持了无产阶级性质,始终坚持了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

第4集 红心永恒

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风云险恶,国难当头。

1931年日本侵略者发动“九一八”事变,一举吞并了中国东北。

1935年,又制造了华北事变,企图使华北脱离中国。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日军疯狂进犯。

北平沦陷,天津失守,淞沪告急……日军发出“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叫嚣!

1937年12月13日,国民政府首都南京沦陷,日军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南京大屠杀,30多万中国同胞惨死在法西斯的屠刀下。

铁蹄踏过,血流成河,大地呜咽……中华民族到了存亡绝续的关头!

中国人民从此开始了近代史上最悲壮的抗争。

中国共产党以民族利益为最高利益。1935年12月,在陕北的一个偏僻小镇瓦窑堡,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确定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

1936年12月12日,爱国将领张学良、杨虎城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扣留蒋介石,实行兵谏,逼蒋抗日。

中国共产党基于民族大义,派周恩来飞赴西安,促成了西安事变和平解决,由此推动了第二次国共合作。

卢沟桥事变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发表通电,号召全中国同胞团结抗日。

1937年7月15日,周恩来将《中共中央公布为国共合作宣言》提交国民党,提出发动全民族抗战,实行民主政治和改善人民生活等三项基本要求,以统一全国力量,抵抗外敌的侵略。

大敌当前,蒋介石不得不承认中共的合法地位和红军的改编条件。以第二次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隆隆炮声中形成。

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党针对阶级矛盾转为民族矛盾作出的重大决策。昔日满身缕缕伤痕的红军指战员要接受国民党的改编,战场上兵戎相见的对手要在统一战线中结为盟友。这是一个艰难的转变。实现这个转变,首先要把红军指战员的各种思想认识统一到党的旗帜下,这是一个特殊的战场。

党把政治动员作为一切工作的中心环节。中央军委召开红军中党的高级干部会议,明确规定政治工作的首要任务是对部队进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新政策的教育。

朱德总司令在120师抗日誓师大会上,非常坚定地说:“红军改编番号是可以的,但有一条不能变,就是在共产党的统一领导下”。师长贺龙动情地讲:“我们的外表是白的,但我们的心却是红的,永远是红的。”

129师的改编动员大会在滂沱大雨中进行。红五星变成青天白日,红军指战员知道这是党的决定,是建立抗日统一战线的需要,但从感情上却无法接受。不知道是谁先哭出了声音,一张张脸,泪水直流,分不清哪里是雨水,哪里是泪水。这泪水表达的是对革命的感情,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

向守志将军同期声:

“我们129师换帽子的时候,刘师长带头,大家呢,一个命令下达后,摘掉红军帽,戴上青天白日。说我们换了服装,戴上青天白日,但是我们的心是红的,我们部队的性质不会改变,这是为了抗战的需要,所以我们今天要改编,要戴上青天白日,大家一起换帽,把红军帽放在挎包里头。”

红军在改编中,许多高级将领都被降级使用,陈再道、王宏坤当时是红军的军长,改编后任旅长、副旅长。叶成焕、汪乃贵、王近山等原来是红军的师长、师政委,改编后只能当团长、副团长。特别是李先念,红军时是军政委,改编时拟安排到第129师当营长,从军政委到营长,连降6级,这是一般人难以接受的,但李先念不这么想,他觉得只要能扛枪打击日本侵略者,干什么都行。

南方坚持三年游击战争的部队长期被封锁隔绝,不能及时了解新的形势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在进行改编时,思想转变难度更大。陈毅到湘赣边游击区传达党的统一战线政策时,甚至被怀疑成“叛徒”,险些被公审处决。

陕北高原、延水河畔,历尽艰辛的红军指战员,按中革军委命令,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朱德任总指挥,彭德怀任副总指挥,全军共4.5万人。

编为三个师,第115师,师长林彪、政委聂荣瑧;第120师,师长贺龙、政委关向应;第129师,师长刘伯承、政委张浩。

留在南方八省的红军和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叶挺任军长,项英任副军长,全军共1.03万人。

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一个最根本的问题,是如何在统一战线中保持中国共产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权,如何在改编中始终保持红军的无产阶级性质和顽强的战斗意志,是党面临的更为艰巨而又复杂的课题。

这时,从苏联刚回国的王明一改“左”的面孔,鼓吹“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错误论调,主张八路军、新四军同国民党军实行“统一指挥,统一编制,统一武装,统一纪律,统一待遇,统一作战计划,统一作战行动”,这实际上要取消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