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我想说

​沿着烫金的足迹前行 ——读《学者的责任 中国学者在抗日战争中》有感

发布时间:2019-09-05 发布人:丁佩佩 浏览次数:21次

沿着烫金的足迹前行

——读《学者的责任 中国学者在抗日战争中》有感

      九月的上海格外宁静。从图书馆出来,悠然走在枫林西苑,路上,有从茂密的绿叶中跌落的斑驳阳光;有成群结队的同学和此起彼伏的欢笑。

         这样一个平静的下午,我的心中却充满回响。《学者的责任 中国学者在抗日战争中》这本书给我带来了深深的震撼。一位位学者的精神,仿佛盛开在炮火和硝烟中的花朵,美丽而勇敢,坚韧而灿烂,静静盛开,经久不败。

      什么是学者的责任?我没法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我想,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在希望的田野遭受铁蹄践踏的抗日战争中,学者的责任,是马相伯的《联合宣言》;是吴稚晖的“不抵抗主义者,反在唱高调,真是令人痛心到极点!”;是黄炎培的那封公开信;是蒋百里的最后意见;是任鸿隽的国格与人格;是张君劢的中华新民族性,是丁文江关于国防的根本问题;是晏阳初的广播稿;是陶行知为中国找的出路;是胡适的信心与反省;是张申府的《科学运动与科学启蒙运动》;是梁漱溟的宣言和纲领;是罗家伦《知识的责任》;是傅斯年“九一八一年了!”的慨叹;是钱端升对中日关系的深刻求索……

      在战火纷飞的峥嵘岁月学者们以思想为炮,以疾笔为枪,以从炎黄时代沿袭的强大精神力量,成为支撑我们民族永不坍塌的脊梁!他们不在前线,却铸造了稳固的后方;他们不能提供物资,却能供给最有营养的精神食粮;他们以自己的方式,承担了学者的责任,也成就了学者的生命。

      面对东三省的沦陷,他们奔走呼号,他们声嘶力竭“立息内争,共御外侮”,他们的铿锵演讲,在神州大地久久回响,他们的《抗战》、《七月》,在五湖四海飞扬。因为战乱而被迫流浪,他们却不忘初心,放弃国外的优渥生活,毅然回国。任鸿隽排除万难,建立化学研究所实验馆,谆谆教导学生“救国是我们最高的责任,尤其是在血气壮盛、感情丰富的青年,所有一切都可牺牲,何况读书的一点小事?”学者们无私地以自己毕生所学为火种,以星星之火,燎遍华夏。晏阳初、陶行知、黄炎培、梁漱溟,扛起教育救国的大旗,深入乡村普及平民教育,调动荷锄的人民群众一起加入到抗战队伍中来。他们的足迹踏遍美国、加拿大、英国、瑞士、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以自己的国际影响力,为抗日战争争取国际援助。战乱之中,他们努力保存祖国的文化瑰宝不受侵害,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完整性与传承做出了重要贡献。

         先辈学者们的点点滴滴,汇聚成了一串烫金的足迹,在那段黑暗的历史中熠熠生辉,带当时的中国走向光明,指引现在的中国走向昌盛。

      生于和平年代,我庆幸又心怀感激。回到实验室,看到实验室的高端的仪器和进口试剂,一种感动油然而生。在这样良好的实验条件下,我们又有什么借口不努力?

      即使在和平年代,即使在科研领域,国际的竞争也从未停歇。作为以转化医学为目标的一名党员同志,我称不上学者,但我也明白自己所背负的历史责任,从救亡图存转变成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现在的我刚博士毕业,庆幸有继续探索生物医学奥秘的能力和机会。面对激烈的科研竞争,唯有把握好这一机会,利用好这一机会,踏踏实实做科研,戒骄戒躁,潜心钻研,才有可能有所发现,才有可能在国际生物医学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将自己的所学与发现应用到实际的医学治疗中,为生物到医学的转化贡献自己的专业力量。一位哲人曾经说过,知识就是光芒,能够照亮历史和未来,能够抚平人类的伤痛。作为生物医学相关的研究人员,我也会对领域外的国人进行科普,宣传生物医学的相关知识,用自己的绵薄之力,为他们的未知领域点亮一盏盏灯火。

      作为复旦的学子,总有一天,我们会化蛹为蝶,成为我们国家的中流砥柱。那时的我,作为学者,又将担起怎样的责任呢?我想,无论是什么责任,我都有勇气承担,因为有先人的精神支持;无论是什么责任,我都有能力承担,因为有先人的指引。我时刻准备着,沿着那烫金的足迹前行!

(丁佩佩——研究生支部)